花开咯

叶吹,疯狂叶吹。

昏晖

黄沐七夕贺文




秋老虎杀过来的时候,苏沐橙在宿舍里喝着甜味粥同楚云秀煲电话粥,她的床靠窗边,外面太阳热辣辣炙烤着大地,和杭州夏天的湿热气候留下的余热合伙把初秋加工的热气腾腾,但她的身体全然是不为外物所动的态度,她感冒了。

其实她也不是什么虚弱的体质,感冒的缘由在旁人看来完全不可理喻——半夜跑出去和男朋友散步,占着夏末的余热,本着见男朋友要穿得漂亮的心,穿了一条麦穗纹样的白色吊带裙,夜风吹过其实早带了寒意,奈何她和别人牵着手,手心两相靠在一起倒是灼热,爱情将人迷得不觉初秋寒,回来打了十个喷嚏她方醒觉,秋天的寒意嚣张到夏末来了。

绝对不能让男朋友知道。

这是她发现自己感冒以后第一想法,给自己找的理由是会被烦死的,自己吃药、加衣服,陈果心疼的不行:“你连生病都不告诉他,有没有把他当男朋友嘛。”

“让他担心不好。”

只是笑眯眯回以陈果一句话。苏沐橙从小被苏沐秋照顾的很好,苏沐秋吃饭的时候饭都多添给妹妹,拿到代练的钱攒上那么几回就给她买裙子,后来叶修的性格注定没有苏沐秋照顾她的那种显山露水的好,但无微不至,困了就有肩头睡,生病回宿舍有冒着热气的冲剂感冒药,在她决定拿着沐雨橙风站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只有一句确认性的:“你想好了?”就开始当她的陪练。所以苏沐橙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但她不会恃宠而骄,反而一直在努力让他们少在照顾自己上花功夫。

“我不能当他们的累赘。”

苏沐橙一直是这样想的,叶修离开嘉世的时候她确有一种强烈的不习惯和孤独感。而后叶修退役,她扛起兴欣这个年轻的战队,此时她已经把性格里的坚韧美丽完全外放,正值花期。

“所以,不能告诉少天,这周蓝雨要打轮回,不能让他分心。”她和楚云秀说完这句话又聊了聊这周的新剧,以楚云秀的“要好好休息,训练尽量搁一搁。”结束了这通电话,她关上窗帘睡下了。

苏沐橙醒过来的时候,暮色漏进房间,斜斜一道染得棉被呈很舒服的温度,偏头看见床尾坐着一个人,手机屏幕泛白光柔柔地浸染他的睫毛,鼻尖挺翘,嘴巴忽然随着眼睛的偏转有了开合,露出两颗小虎牙。

“苏妹子你醒了?想不想吃东西?还是先喝药吧,我去给你倒水,这种时候就不要喝凉水了我给你倒温开水,喝了对胃特别好,一会儿我们去吃东西,或者我去买来给你吧,你躺好千万别乱动啊……”

“少天。”

苏沐橙嗓子有点哑,但她还是带着笑意打断黄少天的逼逼叨。

“秀秀告诉你的?”

黄少天倒是没有一点躲闪的意思,直直盯着她眼睛:“剑圣大大的直觉。”

“嗯嗯,那我们剑圣大大真厉害呀。”

“好啦你不要讲话了嗓子难受我要去给你倒水了晚餐想吃什么我去买。”

苏沐橙盯着他撅起嘴眨眨眼睛,桃花眼里面折射进了一点昏黄的光线,全扑进一个人的眼睛,苏沐橙抬起手:“抱抱。”

黄少天看见满天满地的暮色和新黄的枫叶捣碎进一个人的眼睛里,他走到床头在枕边坐下,把她拥入怀,她头上有橙花香。

“不要去倒水,不要去买饭,抱着我就好啦。”

小姑娘低低说着话,白嫩的手玩着他的食指指节,指甲轻轻地刮过去,轻描淡写地留下的瘙痒难耐的触感。

“下场比赛打轮回还跑来杭州,真没有一点强队主力的意识啊……”

“不过你今天很安静嘛。”

“我真的很高兴。”

黄少天低下头吻她的眼角和眉梢。

“下次不要瞒着我。”

他顿了顿:“而且今天我本来就要来找你的。”

“沐橙,七夕节快乐。”

黄昏悄悄将金黄退潮,月儿上梢头,鹊桥高高搭起,情人相会时。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