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咯

叶吹,疯狂叶吹。

涓涓


日常温馨向,小甜饼,也许偶尔会有刀子吧,也许不会坑吧。。。。。。





1.

鸭血粉丝汤腾腾冒着热气,红油浮在水面,粉条剔透晶莹地投出头顶上白亮的灯光,方锐吞吞口水继续讲电话:“嗯,这边挺好的,前辈带我吃夜宵呢,放心放心,嗯,行李都放宿舍了,环境挺好的……”

林敬言刚端着自己那碗过来坐下,把一次性筷子的包装拆开,往碗上横着一搁,没有立刻开始吃,隔着升腾的热气就着白色灯光看着方锐笑了一下,方锐也在看他,看见他笑就呆了一下,反应过来就赶紧冲他弯弯嘴角。

“哎妈我这吃东西呢,汤快凉了,您早点睡吧?”方锐挂了电话就和他说:“前辈你不用等我啊快吃吧。”林敬言嗯一声把一双拆好的筷子递给他,方锐到底还是小孩脾性,饿了大半天,吸溜吸溜就开始吃粉了,过了一会儿又悄咪咪抬眼睛看林敬言,林敬言吃东西果然和他本人一样斯文,白雾把他原本就挺温柔的眉眼润的更朦胧,方锐看不太真切,又低下头专心吃东西。

“前辈,你找的这家太好吃了!上次我来旅游就是找不到正宗的,对鸭血粉丝汤产生了误解,我今天要向它道歉!”方锐还在长个子,和林敬言说话要微微仰头,眼睛里面折射一点夜市驳杂的灯光,亮亮的。林敬言心想这小孩还挺好玩儿啊,就笑着和他说:“嗯,鸭血粉丝汤接受你的道歉。”

方锐初到呼啸就是和林敬言住,林敬言的舍友第四赛季刚结束的时候就退役了,刚好空出来,方锐也因此和他最相熟。十多岁的小男孩儿正是最意气勃发的年岁,也最崇拜厉害的人,林敬言的性格也没什么前辈队长的架子,于他亦师亦友,他就喜欢拉上林敬言半夜给他打指导赛,原本林敬言是要找他来接自己班的,就让他换用流氓,结果指导赛打多了他发现这小子小小年纪就猥琐的不行,猥琐的姿势清奇脑洞巨大,就让他试试盗贼,方锐也相当随便的开始第二次换职业,适应期短暂到不值一提,林敬言对他的了解果然没错——他的猥琐和盗贼这个职业可以说是兼容性百分之百了。

相处越久,林敬言越觉得方锐这个小孩的性格相当好玩,禀赋算得上上佳,不比叶秋王杰希那种凡人想都不用想的变态天才,但是也比大部分职业选手高一点,但是流派所限就不是什么会被万人崇拜的高手,训练营的小孩儿每次和他比完赛无一例外都要花式问候他亲属:是真男人就正面肛啊!玩猥琐算什么英雄!而且这小孩大概因为是蓝雨训练营出来的,垃圾话深得他的两位前辈真传,别人打不过又说不过,只想手脚并用给他竖中指,他就貌似真诚地眨眨眼睛继续嘲讽。跟他说话的时候又换一副嘴脸,殷勤的不行,半夜三更打完指导赛又想偷偷跑去吃夜宵就算了,还无法无天的要拉上自己,林敬言就很无奈:“我是你队长,知道吗?”

“肯定知道啊。”

“那你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就不要拉上我,我当做没看见啊。”

“别啊队长,晚上我一个未成年人出去太危险了,你能放心吗?”

“那就乖乖睡觉。”

“哇,我觉得不行啊。”

方锐一副不去吃夜宵老天就要塌下来的表情又开始对着林敬言摇尾巴,于是他们出门了。

呼啸大楼背后就有夜市,那天刚下过雨,夜市仿古的石板路坑洼里积了水,水倒映红色的门匾白色黄色的灯光和嘈杂之外漆黑的的夜空,诸多色彩随着人影的晃动拉锯,最终也没有哪个色彩完全占领一片水洼,偶有行人踩到水,骂骂咧咧的过去,色彩就跳起来又碎了一地。方锐和林敬言在路边的红色门匾下的小店里吃夜宵,方锐热爱辣椒,林敬言不太吃辣,于是打第一天来到呼啸就成为鸭血粉丝汤脑残粉的方锐端着一碗飘满红油辣椒的鸭血粉丝汤坐下来的时候,林敬言正刮起自己那碗糖粥藕碗边上的粥吹气,两人都不做声的埋头吃东西,半晌方锐那边大半粉丝已下肚,被辣的面颊粉红,眼尾泛起湿意,哈哧哈哧大喘气要去和老板娘要杯水,林敬言叫住他:“你刚吃着热的喝冷水对胃不好,我舀点粥给你吧,甜的解辣。”

方锐就伸着舌头又跑回来,被辣得像条死狗,林敬言给他舀了满满一茶杯的粥,方锐把舌头伸进去先爽了一把,然后再慢慢一口一口含一下到温度消退了才咽下去,被糖粥藕救回来的小孩又开始大放厥词:“鸭血粉丝汤!老子下次再来战胜你!”

林敬言又给他逗笑了,说你小子少来,下次别放这么多辣椒了,要吃坏肚子的。方锐马上服软,说是是是领导教训的是。林敬言笑眯眯端起领导架子:“你可别阳奉阴违。”方锐眨眨眼睛,点头哈腰:“小的怎么敢。”

夜市和呼啸的宿舍楼之间有段冷冷清清的路,除了路灯和两端高楼窗户里泻出来的灯光就没有别的光照了,方锐看着路灯底下瞎蹿的蛾子,林敬言看着方锐,睫毛上镀了一层明黄的灯光,方锐忽然抬起眼睛,看见那天比平时亮了一点的星星。

快两点了,宿舍里面没人醒着,两个人轻手轻脚洗漱完毕就躺上了床,拉台灯之前方锐转过头和他说队长晚安。

“晚安。”

林敬言也睡下了。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