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咯

叶吹,疯狂叶吹。

七夕琐忆

与她初见犹隔庭院深深,同伯符与乔公议事,大事敲定不免话起家常。
端茶欲饮,忽闻屏风处几句细碎低喃:
“这便是周郎了。”
屏风后依稀映出庭院花草,白瓷小凳,凳上两人,模模糊糊也能看出的好身段,低语细碎,不时往屏风方向侧头。
不动声色饮下一口茶,转头与伯符咬耳朵:
“听闻乔公儿女天姿国色,如今隔着屏风也能见其风华,果真不假。”
伯符听罢嘿然一笑:“然也,若为吾二人娶得,可谓天作之合,神仙眷侣。”
笑骂他一句不知羞,屏风后的光景却愈在胸中挥之不去。
“老头儿,听闻令爱天姿国色,不知您心中可有佳婿?”
乔公也是个明白的,如今皖城已破,女儿未被掳作战俘已是大幸,伯符言下之意就算不是正娶最坏也是妾,况且伯符江东小霸王之名远播,吾与伯符是登堂拜母的知己,怎么算来都是女儿得益,当即道眼前便是。
次日聘礼便到了乔府,婚期不远了,伯符年长,纳大乔,吾纳小乔。
婚事将近,却对那日屏风深院倩影思念更甚,提笔书一首汉时《凤求凰》,与伯符像少时那般趴在院墙上,我将封好的《凤求凰》掷入,伯符扔的是前两日集市上买的燕子风筝。
吾取笑伯符,又不是哄孩子,买什么风筝送姑娘,伯符摇头晃脑道非也非也,风筝之内自有玄机,日后吾才知晓伯符所谓玄机就是那风筝一飞就有他自己缝上去的铃铛叮当作响,心说还不是小孩子把戏,只是那时却已无人取笑。
大婚那日当真十里红妆,吾与伯符一同娶妻,听闻整个皖城都是万人空巷,吾策白马,伯符策黑马,两马并行于市,好个意气风发,红衣风流。
晚宴,拜堂,入洞房。
洞房花烛深深,掀下盖头仔细打量着小乔,凤冠上珠光熠熠生辉,大红流苏垂在两鬓也掩盖不了她的好容貌,肤似羊脂玉,精致的唇齿和鼻梁,杏眼里清清亮亮的,像打磨过的玉,远山眉黛徒增几分大气,此刻那双清亮的杏眼一点羞涩也无,也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微微有几分沉溺,与她眼中映着的自己,眼神别无二致。
“夫人以为,为夫如何?称意否?”
那人眨眨清亮的杏眼。
“好看。”
“没有别的事儿了?”
她似乎仔细的想了想,杏眼忽然亮了亮。
“我会唱凤求凰!”
讶异于她的话题转变之快,却笑道:
“好巧,我会弹。”
她点点头:“我们真是琴瑟和鸣天生一对。”
“夫人所言极是。”
洞房花烛夜,吾与夫人未曾圆房,吾取了琴来,夫人唱着曲,我弹琴,一曲终了,我们相拥而眠。
那日听着她的呼吸,软软的身子靠着吾,桂花的清甜香气溢了满室。
“夫君。”
我从回忆里醒来,转头对夫人笑道:“夫人何事?”
“今儿七夕了。”
“七夕了?甚好,如此花前月下良宵美景,不如你我月下对酌?”
“夫君,你有伤,少饮些酒。”
是了,江陵一战,中了飞剑。
“不如我们再来一曲《凤求凰》?”
“甚好。”
琴瑟起。
“有美人兮 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 思之如狂”
月光映在她脸上,容颜未老,眼神清亮。
“凤飞翱翔兮 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 不在东墙”
杏眼仍映着吾,一直只映着吾。
“将琴代语兮 聊写衷肠 何时见许兮 慰我彷徨”
她笑了。
“愿言配德兮 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 使我沦亡”
吾也笑了,没来由地。
月下花前本来无酒,对看竟忘忧。
伯符逝,乱世起。
幸甚,有你。
谨贺七夕。


评论

热度(18)